《法國遊記》第四天



6/10

放大!
普羅旺斯的市場裡,什麼東西幾乎都很大!大紅椒、大豌豆莢、大水果,我們的來訪就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看到大的東西拍一下、看見沒看過的又問東問西,人好的導遊還買了櫻桃、桑椹、覆盆子來請我們吃,其實東西新鮮都不錯啦!不過蔬菜、水果怎麼會有台灣的好吃呢?就像吃到第七天之後我看到生菜沙拉都覺得反胃一樣。

插曲是我們跟正在洗車的人借了水洗櫻桃,大家夥兒都算吃得還滿意,就爸爸一個皺起眉。

「我覺得好像有魚腥味。」
「有嗎?怎麼可能?」

因為我也吃了不少,都沒注意到,就把爸爸那一盒拿起來嗅嗅,果真聞到了耶!老爸不愧是魚的偵測器……

臭臉鴨
吃飯店早餐的時候,導遊就叫我們幹一個麵包到時候可以喂鴨子,當然大家都照做了,幹飯店的東西可說是家常便飯……(噓!不不不……享用飯店的服務是客戶的權利!),反正我們就是帶了一條小的法式麵包上路,一直到了水車村。

這個又舊又小的水車就在街道旁邊,上面佈滿了青苔,沒有瀑布、沒有宏偉的河流,只是被老爸稱為臭水溝的綠色河促使它轉的。然後我們就一路沿著這條河走,好多的人在河裡步行,對,沒聽錯,就是步行,他們人手一個黃袋子,好像在尋找什麼,到底是挖寶還是撿垃圾?嗯……一線之間啦!反正就是不少的人在這個綠色、但看到見滿滿的水草,卻不知道乾淨與否的小河裡漫步,也有划小船的,事實證明了他們是撿垃圾,只是不知道是義工還是打工?

這裡人不多,多的是沿路的古董店,好像都集中在這裡,結論是,反正我們又不懂……所以不甘我的事。

終於看到可愛的鴨子了,每個人都興奮地扒了一塊自己手上的麵包,準備看到鴨子的喜悅表情,沒料到,綠頭鴨連一眼都不看,當場每個人臉都垮下來了,連導遊膏都說:這鴨子一定有問題!(有什麼問題阿?)而我……

「哼!臭臉鴨!」

不過走到後來倒是有鴨子肯吃了,顯然剛那一批真的是臭臉鴨,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不如意的事了吧!(幫鴨子找藉口。)

勾禾德
這個地方的特色是你一定要先念對它的地名,勾、禾……錯!!是「咳………呸」的那個「咳」,其實用文字很難形容,如果你想聽我親口念……請恰:XXXXXXXX

這裡也是一個山城,但是不同於鷲巢村,它的另一邊是鄉村風。其實來到歐洲總會有點混亂,因為整體的感覺很像,可是又有細微的風情讓你細細品嚐,雖然我不像小摩(徐志摩)一般詩情畫意:「我真的跪下了……」但卻有時候也會想停下來,靜靜欣賞這美景,就像爸爸說的:放張躺椅,再來杯咖啡如何?

棒呆了,然後在看著來來往往的觀光客,愚蠢地採購紀念品……呃,偶爾採購一下紀念品,也沒什麼關係啦!哈哈哈……(心虛)

薰衣草苗
原本每個人腦海中的畫面,修道院前會是一片紫紫的花田,然後可以浪漫的在田中撲蝶追逐之類的,錯!大錯特錯,由於現在才是六月,它還沒有盛開,放眼望去……只有最上頭尖尖的地方有那麼一點點紫色(我還懷疑是不是幻覺勒),其他都是綠的,儘管如此,大家還是拍照拍得很開心,大概是,人人心中都有一片薰衣草田吧,這和斷背山的道理一樣!(真的一樣嗎?)

狗來了、狗來了!
就當可愛的司機先生和導遊找到一個有許多結滿白櫻桃的地方,我們興奮地下車,虎視眈眈這些櫻桃,這是私人的,當然不能隨便拔,但是劣根性就在這種時候出現了,好像有人就這麼偷摘了兩顆……

我跟姊姊還打算又來自拍一張櫻桃照的時候,就聽到同團的男生一句:狗來了、狗來了。所有人回頭一望,還真的一隻狗就這麼追來了,叫了兩聲把大家都給嚇壞了,車子和田之間有一道淺淺的溝,小腳的媽媽照例來講是跨不過來的,狗一叫、人一驚,媽媽走就像飛,一腳跨越了她自己的極限,由此可見,人真的是有潛力的!

結果發現牠其實不是恐怖的狼犬,只是溫和的狗狗奉命守住這些櫻桃吧!然後就是狗狗跑在導遊膏身邊晃來晃去……

「嗯……我不喜歡狗。」

我跟姊姊心裡都明白:其實是你在害怕了吧!瞬間捕捉了這一幕。


精油治百病
話說這一天很奇怪,我跟爸爸頭都很痛,即使擦了萬金油,也只是無盡地涼而已,並沒有好轉的現象,一直到進到這個練英聽的薰衣草工廠(她用英文解說),都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她提到精神不好、頭痛、痘痘、皮膚……反正講得萬能般似的,當然我老爸就開始吐嘈了。

「還可以可以起死回生!」老爸說。
「嗯?」我疑惑地看他。
「咦?」老媽也看著他。

另一個老太太則認真地說:「這就是肚子痛、抹肚臍啦!」(台語民謠)

眾人狂笑。

然後講解這些功用的漂亮外國女生,還不斷地把產品融入在製造過程的講解當中,相當厲害,特別的發音:「進、有」(精油)也讓人印象深刻,但逛一逛禮物店的同時,我跟老爸都同時發現一件事:頭好像不痛了耶?

莫名的開始對精油信服(拜),所以現在老爸頭痛的時候,精油已經排在萬金油前面了呢!

鴿子你不簡單
亞維農斷橋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河畔很美,而且可以望見教皇宮上那一尊金金的像。就在我跟爸爸正在討論如何把它搬回家、大家都在河畔拍婚紗照的同時(我們團有三對蜜月新人),我跟姊姊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情。

「妳看,兩隻鴿子在那根柱子上轉來轉去的耶!」
「他們好像在玩色員外跟小丫鬟的遊戲?」
「耶?連他們也懂?」
「啊啊啊,第三者來了!」
「3p阿!啊,三個一起飛走了!」

這這這……不是我的錯,我也只能說,鴿子你不簡單阿!

拉吧?喇叭?
今天的晚餐就是在亞維農的岸邊,風景很美,氣氛很好,只可惜……

吃的是兔肉!我才不要。

屬兔的我才捨不得吃勒,倒是我身旁的人一個個吃得津津有味的,然後我們發現了一個很憂鬱的服務生,推測他是義大利人,他之所以看起來憂鬱,大概是因為眉毛太濃而且有八字眉傾向吧!然後走到我們身旁。

「啦吧、啦吧、啦吧、啦吧……」
他在念什麼?
「啦吧是兔肉的意思。」
自此以後我總指著每道菜:「啦吧、啦吧、啦吧……」
這就叫中毒。

紫色不明物體
今天終於找到一家可以免費上網的飯店,法國夏令時間與台灣時差是六個小時,所以如果說我在法國晚上九點上網,基本上要遇到那個傢伙,一定是晚上不睡覺的……哼,給我逮到了吧!

「邱紫琳!!!」

竟然劈頭就問我為什麼出國沒告訴她,因為妳沒問阿,ㄌㄩㄝ~
而且妳要感謝,我唯一遇到的人是妳耶!看妳多幸運,呵呵!

不過我很快就下了,去看看台灣的新聞,發現我們待在法國還真幸運,台灣大雨成災,但也許對於我們家陽台的花也幸運了,免除了枯死的命運。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