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在亂看電視,而且我多了一個好藉口(茶)

「妳又在亂七八糟看了!」老媽說。
「沒有沒有,我是在看它的拍攝手法!」(理直氣壯)

由於本人的科系有那麼一點相關,所以看電視就變成一件非常好的事。

每一部我都有不一樣的見解,只是若要寫起感想肯定也是落落長,碰上沒靈感,還是先拿危險心靈來開開刀吧!

《危險心靈》它是改編自候文詠的書,敘述的是一個國中生面臨到一些事情,內心衝突還有矛盾的心態,我不太會說大意所以我引述作者的介紹:

一個十五歲國中生奮勇面對人生的第一場大挑戰
如果可以的話,小傑很希望一開始他沒有在導師的數學課看漫畫。就因為看漫畫,他被罰坐在教室外,而隨後一連串意想不到的吵鬧、對質、抗議……也愈演愈烈,就像連鎖反應般停也停不下來。但當時,他一點都不知道那只是災難的開始……
  
●學習≠學測
片中的沈韋告訴謝政傑這個道理時,他是多麼地懷疑,讓自己的內心衝突……
也許是因為不能改變什麼,所以我們就說服自己相信並且接納那是對的事實。

國中的時候,我記得我跟爸爸抱怨過這件事,每天都在考試,每個專員都在搶時間要排小考,報紙上也登了星期一不該安排晨考,我同意,但是我卻什麼都不能改變……

我沒有辦法理直氣壯地把一疊地理考試本抱回去,然後和地理老師辯解為什麼我不排考試、我也沒有辦法說服同學為什麼我嘴裡說不應該,卻還是把本子發下去。

 ●乖學生?
平凡一點不是很好,做老師的乖學生,然後不負眾望地考上好學校,完美

不像謝政傑這麼有膽,我所做的革命只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跟老爸說了學校除了輔導課還要叫我們留下來考試,我很不滿,爸爸也不同意,寫了那張條子。

有時候大家都已經順從的時候,反叛就是一種罪惡,尤其是都已經國三了,每一個老師都覺得我把自己前途拿來開玩笑,我只是不想花時間晚上留在教室裡考試,還要辛苦每一個家長替大家買點心、晚餐。

那種壓力是有的,有些同學會認為為什麼我可以不考,那他們也可以不考;老師會認為,妳怎麼這麼幼稚,還叫家長寫這種條子,原本不是都乖乖的嗎?

我會記得有個老師那種放棄、生氣的眼神,我也只能點點頭。
  記得老師不知道為什麼把單子夾在版子上面,像是告訴家長我的幼稚。

●補習
從國小以來,我身邊的人就開始補習,補英數、補作文
到國中、高中更是數不完,他們知道我沒有補習。

有人會說:「好厲害」、說:「好強」
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說:「真好。」

也許吧!當然除了省下這些時間和金錢,我也會想證明自己可以吧。
不過說不定哪一天我也會服輸,或是想多學一點的時候,我就會去補習了吧!哈哈

●排擠
當謝政傑成了不和大家在同一條船上的人的時候,他就被排擠了。
大家都想要快樂學習,但是卻沒有幾個人去改變,當無力改變的時候,錯的也會變成對的。

小學的時候,最愛搞小圈圈,一句:你要跟他們好就不要跟我們好、不然切八斷,然後還有派人去作間諜、跟大家爆料的XD,我只記得我最後對那個人說:「不好就不好阿。」然後我脫離了組織?結果最後那個人(我們)去跟所謂的”他們”好了,奇怪的結局。

國中的話,大概是刻意疏遠加一些”手段”……

嗯……不過,我似乎常和一些不這麼活躍的人成為好朋友,大概是我有潛力(笑),或是說自己也是這樣子的人吧,有什麼資格或權力去挑剔而排擠別人呢?


這篇就先這樣XD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