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感覺
就像回到那段時間和儀姊應該是一年沒見
二楓更久
不過她們一樣可愛
把隨大一期末考而去的微積分重拾 希望我不是太差的老師

和草的一眼瞬間我才應該道歉 
對儀 對草 對祤歆
明知道這麼急促的時間 我該早安排好的
對不起 還是太不周全

唉這可能是極限連續性的問題...
左右不一樣
所以沒有收斂到同個數

帶點無奈,還是期待下次!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