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挪威Norway 07.08.24
 
  原本我們只會搭一小段渡輪,大約十五分鐘,渡到河的那一端再前往老鷹公路,但是領隊發現有意外的船票可以讓我們有一個小時充足的時間,再好好欣賞峽灣風景,於是我們坐上了這艘渡輪。
 IMG_3025
  昨天,我們一直站在最高的甲板上,登高、望遠;今天我則要求老爸我們回到與海平面相近的甲板,感覺和海比較親近點。今天相對於昨天出發的時間晚了許多,氣溫自然不會有昨天的寒意,偶有風向人襲來反而舒暢。今天的峽灣不像昨日的那麼壯麗,卻也有它自己的小而美。一度還經過那稀得可憐的瀑布,快因為將近冬天而乾涸,另一旁還是青山綠水一片錦繡。
 
天地一沙鷗新版
  有趣的是那跟著渡輪遨翔的海鷗,船上的大小鏡頭都對準牠。而我的劣根性……不不,是喜歡小動物的本性又跑出來,拿了飯店偷出來的早餐餅乾,剝了一半,像海鷗丟去。
 
  攝影師的鏡頭裡一下子海鷗消失了,尤其是長鏡頭,那能馬上找到那逝去的身影,是哪個野孩子?
 
  海鷗猛地俯衝入海,只因為聞到食物的香氣,但因為食物的主人擲出那過高的仰角、過短的拋物線沒有橫向的最遠距離,讓海鷗忙了一場,幸虧應該沒有白忙,沒過幾秒海鷗再次回到崗位船尾的斜後上方。
 IMG_2977
  野孩子當然不罷休,因為消失的海鷗她一樣沒有沒有捕捉到,剩下的半塊餅乾要與海鷗決一死戰(沒這麼嚴重吧!)。想了個辦法,丟向船底有個小圓柱直到二樓甲板,要是餅乾在那、海鷗也在那,便能來個特寫,算是對其他攝影師的補償。
 
  攝影師正連拍的高興,主角又再次消失,可恨啊!
 
  原以為可以讓餅乾順利降落在圓柱上,沒料到圓柱上端是有個弧面,那半塊餅乾先是俐落地著陸,但沒過半天竟開始滑行,海鷗的速度趕不及斜坡下滑力,餅乾掉到一樓甲板、海鷗也追到一樓甲板,再次消失在所有人的鏡頭,沒有預想中的停置在平台上覓食的可愛小海鷗,只有為了爭食而努力倏地消失的天地一沙鷗,唉呀!
  
  最難過的莫過於,牠享用完我的餅乾後,不再待在船尾上空,張開翅膀牠往前飛離開了我們,遠目。
 
老鷹公路IMG_3188
  在船即將到達時,我們其實就看見老鷹公路,他不是路口有老鷹更不是建造的人名叫老鷹,而是這有個古老傳說。
 
  傳說是當年他們當年霧大,一直無法通過這個山頭。他們跟著一隻老鷹,才找到了路。這一段公路說來十分陡峭,然而景色確實精彩,相對於坐在船上這麼近的欣賞峽灣,往山上的這條路反而讓我可以看到峽灣的全貌,就像有無限廣角的鏡頭,把峽灣構圖得很巧妙了。一路上都是之字型髮夾彎,過車時尤叫人膽戰心驚。


DSCN8918
精靈公路
  顧名思義就是傳說有精靈住在這囉!挪威的精靈是長得長鼻子的傢伙,很眼熟。聽說直到現在還是有家庭會在用完餐後在桌上留一些菜,給這些肚子餓的小精靈吃呢!下坡的精靈公路也是讓人害怕的,往下一望我們竟然要從這麼窄的道路往下開!不過一切都是白操心了,雖然這司機糊塗了點,但是技術還是很棒,這一段下坡我並不覺得不穩,也沒有危險的感覺。
 
  經過好長的一段時間,也歷經了司機找不到路,和我跟一堆很可愛的古董車照相之後,我們終於到了飯店附近。休息之前還有一個不遠的景點,冬季奧運的比賽場地。
 
賀美科倫山IMG_3261
  其實前兩天我們也經過一個小型的滑雪跳台練習場,只是當時因為蟲很多、又不是靠很近沒有深刻印象。這次我們是真的在那個滑雪跳台底下,因為還沒下雪,所以選手會直接跳著草皮練習。
 
  我們對於這個比賽很陌生,因為冬季奧運在台灣的收視率實在是……領隊和我們說,選手們會坐纜車到最頂端,然後上場的選手先是捉住眼前的橫桿,然後開始滑行,滑到一個地方沿切線方向飛出去,一個完美的弧度降落於藍色方格裡,在藍色方格以後開始計分,不過若想獲得名次要超過紅色方格比較有希望,能想像我上面的描述嗎?答案是不,因為就算是領隊講完我還是沒能想像。
 
  不過很湊巧也很有趣的是我再看完滑雪跳台的這個晚上,在旅館裡東轉西轉,竟然看到正在進行的比賽!而且是還沒下雪維持草地的場地,原來是現場轉播,不過我始終槁不清楚這是不是一個大型比賽就是了,不過終於看到他們那穿著像是潛水衣的打扮然後又像超人一般的飛出去的模樣了!實在不得不承認自己孤陋寡聞。
 
路燈?
  IMG_3276今天晚上我們就開始祈禱明天北角的天氣很好,不然什麼都看不到,雖然說日不落已經過了時間,但至少也可以看到太陽從海平面跳下去吧!往窗外一望,老大問我那顆黃黃的是啥?
 
「是路燈吧!」因為他真的很大顆,而且很亮,那時候應該是八點多。
「我覺得不是耶!」老爸說。
「不然是太陽嗎?怎麼可能?」真的很不像、真的很不像阿!
「妳不相信嗎?妳晚一點看它會不會降下去?」
「嗯……」
 
  原本我一直想堅持是老爸老花眼,可是卻在沒幾分鐘後證明我才是散光加拖窗,那原本在樹頂的太陽已經被樹蓋住了半顆,我還是有點懷疑。
 
「妳不覺得他移動了嗎?」嘴巴不信邪。
 
  再過沒多久,我再次望向窗外,他又露出了另外半邊的太陽,好吧!我承認我輸了,哪有那麼大顆又發亮的太陽,十一、二點還不下去的啦!哼!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