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次 02時間 場景 音樂學院
人物 安導 學程同學
 


4/25試拍,儘管因為傳影的開鏡讓我加倍小心,有時候也適時提醒製片一些事情。不過看來終究還是注定要被安導罵了。

器材一切就位,但少電線、少螺絲、少道具。這些都還是小事,最令人害怕的是少燈光。
圖傳系的燈實在不多,而且教燈光音效的老師,咳。
所以讓我一直覺得燈光重要是重要,但是無能為力之後就只求人臉亮就好了。

但安導看到我們僅有一具冷光燈,就說:「一具燈沒有辦法拍啦!怎麼拍?」應是讓我們所有人動員偷的偷、拿的拿。
製片大人大概一急起來,竟然一個人偷了兩具美術model燈來。(超重的燈阿!連我都這麼覺得。)
影音學程也拿來兩具用途不明的燈。再加上生來的檯燈兩盞,姑姑也從系館偷出螺絲解決了第二句冷光燈,好一個驚險歷程。
軌道不會用,鋪了以後發現沒台車(囧)
攝影機也出了小槌,害我這大助跟焦還會掉焦是怎麼回事。(聽起來像香蕉之類的= =?)

一直到快八點,我們才真正的ready好。
老師總是說:「我最討厭你們這些高知識份子、文藝青年,裝幽雅阿!」(他的口氣是半開玩笑啦,有點難形容。)
在片場裡,每個都是工人。
哇,我第一次感受到打光的威力。這是我那天最大的感想。

安導試了藍紙、黃紙、描圖紙給我們看。讓色溫不同的燈也變化無窮。還生了一本各種燈光紙(和色票很像)
從黃昏、黎明到夜晚的月光通通都打的出來。克難的用model燈和燈架,竟然也可以搞出從房間斜射照進來的光
(還需要遮牆壁的影子,讓背有一點光之類的細節。)
才驚覺我們很多東西都太忽略了,平常覺得日光燈開了人臉就不會暗就好了,一點層次感都沒有。
實務、實務果真有實務。

「燈還是要繼續找。今天用的燈我在片場一具也沒有看過。」

但這麼克難還是可以拍阿!
儘管累,還覺得挺好玩的。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