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次 01時間 夜 場景 師大郵局樓上
人物 安導 學程同學
 

「別用悲傷說悲傷。」

是什麼讓原本對電影拍攝越來越反感的我,突然又有新鮮感呢?
大概是因為我們學程上課的老師,從越來越沒梗的老史,主力變成上學期還讓我們覺得有點可惡的安導吧!
還記得,第一次安導來的時候,講話就有點不客氣,還對圖傳系有很大的質疑。
而且丟給我們一個「自畫像」的影片作業,讓我拍了個怪作品。

不過,這學期真正給他帶過,覺得他算是個經驗豐富且有趣的人吧。

這學期我們需要拍一部片(好吧,這是我這學期的第N部片),由我們學程的人一起合作。
因為上課時間變動,還有很多因素,導致這學期人數驟減。最後要參與這部片子的只有十五人。
有音樂系、美術系、社教系和圖傳系的學生。人少有他的好處,就是真正的能認識與合作到。
上學期都是同系的在一起,上了半天也完全不知道其他人是誰。

記得,安導在上課的時候,要求我們說一個故事。
把燈索性熄了、不准看著筆電或是一直看著稿子,而是像說書人一般,說一個故事。
但其實說故事是我最不拿手的,口語表達是我最差的一環阿!加上現在又很沒有靈感,於是我拿了高中的時候寫的一個小故事上場。
果真是個家庭倫理大悲劇……我記得安導聽完大家的故事,給了一些評論:「一定要用悲傷說悲傷嗎?」

這倒是給我蠻大的省思,我們都太習慣找一個悲傷的主題、去襯出它背後淒苦的事實。
他以我的為例,我的故事已經沒有用「人」直接來說道理,而是用鳥來象徵。
「但是鳥放走了,心真的能自由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他試著亂說了一個例子:假如用沖大便怎麼樣?
他的亂說讓大家笑了,的確不可能這樣比喻,但是它新穎不落窠臼。
很多同學的故事都不錯,卻都是同樣的毛病。

也許我會花更多時間去體會,並且練習說故事(笑)

天外飛:話說因為跟安導互動良好,所以玩笑也越來越開得起來了。我們會說史老師如何如何,忘了是誰說了一句:「原來這就是安史之亂。」真是切到重點阿!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