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時間的公車真是不能坐,明明是公車專用道、明明只剩短短幾站,卻硬是卡在那裡十分鐘。

遲到了,真是不好意思,幸好大家諒解那是公車的錯。(沒有啦,是我自己晚出門,對不起(_ _))

小色說去中原的都會變帥是吧,呵呵,其實還不錯啦(笑)

就像阿彭說的,每個人幾乎都沒什麼變,只是好像有點放大;說話的方式沒什麼變,只是內容深度增加但笑點依舊。
(像是……以前說"好進口"到現在說"見過世面不能再這樣說"的人,呵呵~)

至於沒到場的只好被大家說著八卦囉,沒辦法,誰叫你們不來。

跟高中比起來,國中同學的路更分散,學的專業差異性也很大,所以再次齊聚一堂的時候有很多的新鮮。

而雖然前途無量,但過去的事卻也歷歷在目,當小色提起闕頭在地上用粉筆畫地盤,大家都笑了。

還有,我想起來那個摳香港腳老師的名字了。

是「李懿瑩」老師對吧!翻出照片來:


耶,忘了說 這場聚會我沒照相,要相片跟其他人要一下囉^^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