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有時候就是會為了一些很小的事情笑很久,然而笑點卻不是每一個人都懂的。


「這什麼狗肥皂阿!」大叫。
「妳怎麼會用『狗』來形容東西阿,我都用鬼耶~」這個人正坐在餐廳吃著午餐,會答腔其實只是隨意。
「我覺得用狗很貼切阿……」
「喔……」停止話題。

接著再經過三四個小時排排坐打妖怪以後,有人先走出了房門,不到一分鐘便笑到岔氣的回來。

「幹嘛阿?怎麼了?」一臉茫然。
「我剛剛……進浴室要洗手,結果就看到肥皂……」笑到流眼淚。
「然後勒?」
「我就知道妳為什麼用『狗』來形容它了……」笑到裝好的臉弄髒了啦~
<<初見狗肥皂

「有貼切到吼,那妳有沒有拿起來用?」
「有阿,就是抓起來就覺得:『這什麼狗肥皂!!』」
<<狗肥皂、這什麼狗肥皂!!!
「妳終於了解了吼!我要去把它拍下來!!」
「手還要握著有沒有……」

<<應攝影師要求,使用狗肥皂洗手後

笑到被月半夫人罵的兩隻處女座。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