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遊記》第五天


6/11

教皇還沒起床啦!
一天比一天晚起的我們,今天的起床時間是七點,住在這個令人不滿意的飯店裡,我還鬧出了蠢事,就是本人把包包掛在餐廳的椅背上(因為帶子長度而直接垂下地板),姊姊發現了正前往教皇宮的我,身上沒有配件,又趕緊回飯店問,一問之下房間也沒有,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糊塗的我,突然大叫出聲:我知道在哪了!哈哈……人有失手、馬有亂蹄嘛!

然後我們就前往教皇宮,導遊的手冊上有寫:少有進去裡面參觀的旅行團。不過即使像我們發生這麼烏龍的事件也不算遲,因為教皇宮還沒開呢!教皇還沒起床啦!(擺手)

等逛完禮品店,終於開了,於是每個人發給我們一個像是手機的東西,開始了教皇的旅程,說實在我對教皇的歷史不怎麼感興趣,誰想知道它污了多少錢阿!(噓~),但是到後來的建築藝術就真的很有意思了!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祭壇吧!長50寬16高20公尺,然後拱型的屋頂真的很棒,有點難想像多麼遙遠年代以前的羅馬人,用石頭搭建起這樣的屋頂,這和哥德式越高越好的風格截然不同,拱門真的給人比較穩重的感覺,整個風格也圓滑的多,有唱詩班的地方、教皇的座位、還有已經斑剝的壁畫。

我有跟爸爸的討論,不曉得當時的設計有沒有考量聲音的傳播,就是教皇在前面小小聲講,後面就會很大聲,然後下面的朝臣在嘰嘰喳喳,教皇也聽不到?如果真有這樣的考量,就就更值得鼓鼓掌了!

還有一個,就是廚房,一開始我和爸爸進去,覺得什麼都沒有,結果往上一看,八角形的錐狀屋頂直衝上天,嚇了我一大跳,那種感覺好好,教皇宮的建築都好高佻,總覺得站在裡頭的感覺很不錯,和教堂不一樣,不是那種肅穆,卻是那種權威。

到最後我們幾乎登上了屋頂,俯瞰整個亞維農,剛好有街頭藝人拉著手風琴,真是免費的配樂呢!滿滿的異國風情。

嘉德水道橋
我們從左岸一直走到右岸去,路上還不顧媽媽的反對買了蠻好吃的手工餅乾。水道橋總共有三層,其中第二層的建造是為了支撐第三層,最厲害的是當時的人竟然還有修復的概念,在沒有鷹架的情況下,他們在搭建時,每兩塊石頭間就會有一個突出的地方,為的是什麼呢?就是可以爬上去修修補補的。當然除了可以誇他們聰明,只要是人都很無聊--也是和我們一樣的共通點,無聊的工人把自己做工的傢伙(圓鍬、捶子……等)也給刻了下來,在今天由我們的眼裡看來,卻變成了一種裝飾,而這座橋邊又是一個隨便拍都是明信片的地方。

梵谷的世界
想不到梵谷是荷蘭人,卻在這裡留下了這麼多的作品,而他的每一幅作品卻也讓亞爾的很多地方一躍成為熱門觀光景點和銷售周邊商品的好地方,他們聰明地將梵谷畫過的風景及介紹擺在景點前,自然招來不少旅客,我們第一個來到的就是神經病院。

其實每個人看到都覺得有點訝異,是不是太新了?黃色的房子依舊在,只是現在不是療養院、也不是醫院,而是供人參觀的地方,當然所謂入境隨俗,在攝影師我的掌鏡之下,爸爸、媽媽和姊姊當然全配合演出了,演出什麼呢?你說這裡是哪裡?神經病院當然要有神經病囉!

第二站,龍河河畔,來到這裡,就不得不唱一首:
「starry starry night……」
「你哪一隻眼睛看到night了啊……」面對的是太陽刺到不行的龍河河畔。
「梵谷的天空……有我年輕的笑容~」(曲調:台北的天空)
「是這樣唱的嗎?」

雖然有許多疑惑,但這裡卻是無庸置疑的美景,梵谷來對地方了,才有這麼多題材好畫,如果他當初來到的是台北的通化夜市,說不定結局就不一樣了?

這個地方還有一個小插曲,就是我們可愛的司機先生,嚇了姊姊一跳,因為他假裝要把她給推下去,可惜來不及打開錄影機,只錄到老姊驚魂未甫的那張臉。

梵谷第三站,星空下的咖啡廳,這也是梵谷非常有名的一幅畫,真的可以說景物依舊、人事已非,雖然裝潢還有一些東西有小小的改變,但大致還是可以和梵谷的畫對應上,黃色的蓬子下,我們也喝著咖啡,不過……套句導遊的口頭禪:「哇哩咧!宇宙無敵難喝的咖啡。」而爸爸則是說有梵谷味!不過究竟梵谷味是什麼,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嚴格來講,其實我在法國喝最多的不是咖啡,因為很貴我都喝老爸的兩口嚐嚐就算了,但是我卻莫名其妙地喝了很多次冰的蜜桃茶,結果最後發現,那比咖啡還貴!(囧)

梵谷第四站,梵谷橋。啥!就這破橋,一座小道不行的破橋,果然……據導遊膏說這就是當初梵谷沒錢的時候,經過所畫下的,現在他紅了可好,橋名都改了呢!梵谷橋不是特別美,倒是背景那一面簡直像幅畫,或是風景明信片呢!

一隻手兩百歐
地下市集,這個很特別,導遊膏說這間飯店下面就是以前的市集,也算是個古蹟,外頭有兩個小窗口,可以望進去,真的好了不起。

「不知道半夜會不會聽到叫~賣~聲阿~~」我問。
「有可能喔……一隻手兩百歐,不對!以前沒有歐元。」笨媽媽答。

血腥的藝術
競技場,我好難形容這個地方。好像混合了血腥和藝術,我們還喝了香檳,慶祝我們征服了這兩千多年的競技場,我很喜歡這個地方,雖然我覺得聽完流血的鬥牛覺得很恐怖,可是這種豪情和強烈的情緒卻讓人覺得很興奮,尤其是當我們爬上最高,一邊是紅瓦白屋的那種風景、一邊是可以想像著四月或十月份坐滿人的競技場,真暢快!

「走在陽光裡~~」(唱)
「感覺好恐懼………」(抖)


兩千多年的石塊,絕對不是小家子氣的那種,也許牛也喜歡這種氣氛吧!所以才願意(被迫?)配合這種不良的習俗。也有人在討論,鬥過的牛應該味道不錯,因為有充分的運動,呵,不曉得。

放空,是一種高尚的行為
用過晚餐之後,我們搭著電車到了有著路易十四雕像的公園,這時候終於看到法國的黃昏了,大約是晚上十點左右(倒),看過雕像、看過水堡、看過小小的卻早已荒廢的水道橋,寧靜的公園成為我們可以徹底放空的地方。

我跟姊姊不知不覺就坐在那裡呆了很久,享受這種寧靜,的確有地方是無聲勝有聲的,沒有音樂、沒有歡樂的氣氛,就是像畫一般的背景靜止,我們也靜止了,不去做什麼樣複雜的思考,去想明天會怎麼樣。像那樣的黃昏是應該多賜給倉促生活在都市的人們的,這樣他們就不會再汲汲營營地去追求、拼死拼活地在商場職場、社會上勾心鬥角,抑或是面對人的真實,假笑、包裝、矜持……有什麼比自由自在的放空更棒呢?所以我說:放空,是一種高尚的行為。


全站熱搜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