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公視《一把青》一二集搶先看與導讀會

曹瑞原導演和黃世鳴編劇

  2015公視《一把青》一二集搶先看與導讀會,這一次與大家相約堡壘咖啡,堡壘咖啡就在接近西門町的中山堂二樓。一直覺得中山堂是一個很奇妙的場合,我過去在這裡做過歷史街區導覽的協助、在這裡看過音樂會,甚至看過臺北電影節的舉辦,這裡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歷史交替感的古蹟和文化場地,據悉這裡也是《一把青》新生社拍攝地點。所以今天能坐在這裡看《一把青》,聽著導演編劇說故事、談文學改編,這下午一定非常值得。

  果不其然沒有讓我失望,除了曹瑞原導演和黃世鳴編劇之外,座上嘉賓還有這次在飛行部分協助的現役飛官金教官、朱青角色的原型,是飛行員眷屬的洪夫人、知名編劇與許多文字工作者。像我正前方就坐著知名編劇杜政哲(光陰的故事、十六個夏天……編劇),而我同桌坐的似乎也都是文字工作者,讓身為宅工的我好像有點格格不入,又很怕沒有辦法靜下來好好欣賞這齣戲寫不出東西分享給大家。不過,我想我是白擔心了,仔細看了一旁背板是董陽孜(母校師大的師大大師也是董老師所設計)幫一把青創造極有韻味的標準字體,又聽著看著大投影布幕上播的是田馥甄Hebe演唱的音樂片頭「看淡」MV片花,當飛機經過學校的轟隆聲音,配上小朱青那種期盼的眼神,搭配歌詞意境,心情也慢慢地沉靜下來,我想我一定會喜歡這個故事。


  接著主持人為大家介紹了拍攝的背景困難,也讓導演和編劇大家打聲招呼就先開始一二集的播映,大家看完再講!導演只謙虛打趣地說不好意思請你們看最難看的兩集,畢竟戲劇的開頭為了要交代時代背景、建立角色,創造讓觀眾融入歷史空間,總是比較乏味無聊一些,但如果這兩集都好看,後面應該沒問題了!

  戲劇還沒播出,所以先不暴雷。不過我覺得角色很鮮明,而新增的角色也很有戲劇張力,楊謹華撐起了師娘的角色,楊一展也演繹出大隊長驍勇善戰的和內心害怕面對的一面,劇情編排讓更是用幾個事件建立起這個時代和角色,用飛機編號強化了觀眾對飛行員的連結,流暢且不沉悶,讓人想一直看下去。

導讀會與文學改編

  曹瑞原導演其實一開頭就說大家現在看他們好像好好的,其實完成《一把青》,他和編劇都死過一次了。想想一篇文學經典,要不分割的呈現1945~1981這一段歷史、要將白先勇老師原著一萬字的小說改編成電視台可播映30集的電視劇、要讓觀眾融入影像呈現寫實的空軍背景有多難?

  主持人問到導演和編劇到底怎麼磨合,曹導就提到這個改編過程,黃世鳴編劇是一個文學底子紮實的編劇,在改編的過程中似乎很擔心讓經典文學流俗了、讓別人覺得這就是一部平凡的電視劇,所以他看到這個狀況傳了訊息送了一句李宗盛〈山丘〉的歌詞給編劇: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丟」


  二次創作的作品應該是各有靈魂、又相互回應的,也許很多的創作人都有這樣的感想吧,迷失又追尋回來,跌跌撞撞來來回回的完成作品。

  據說這天也是編劇第一次看到剪完的版本,導演說編劇現在應該很想殺他。聽到這裡我笑了,畢竟我想製作過影片的人都知道,要如何取捨本身就是一門高深的藝術。這時候換編劇說話了,黃世鳴編劇淡淡地說一句「ok啦,我知道劇本一定會有所刪減,所以寫得時候就讓劇本相當的飽滿」,據導演說應該是可以拍六十集的量。編劇說他寧願多寫,也不願到時候沒有讓故事完整,無法播出,也早就知道這是一個半成品,修修改改是正常的過程。

  我想這也是編劇和導演在每個環節都這麼仔細,才會導致完成時好像都去了半條一條命,但也因為這樣的用心和努力,他現在可以淡定的坐在這裡和大家暢談創作的過程。除了要把一萬字改編成四十萬字,還要讓觀眾在電視前就算不熟歷史也可以融入,並且認同這些角色,時代的拼湊很重要,這也是編劇辛苦要閱讀很多文本之處。黃編劇說他的老師和他說過,超過一甲子以上的時代,基本上是一條死路,因為你沒有辦法透過第一手的消息了解(父母、祖父母的記憶與留下的東西),只能用各種東西來拼湊,所以他也分享了四個能比較快速進入到抓到那個時代的捷徑:

1.讀當時的小說

2.聽當時的音樂

3.人物傳記(日記更佳)

4.攝影集(可能存在意識形態)

  小說反映了當下的時代背景,常用語與角色心態、關注的議題;音樂傳達出當下的流行,時代的氛圍,歌詞的傾訴;而人物傳記甚至日記也許平常閱讀起來索然無味,但卻是最真實沒有潤飾的呈現,編劇舉了一個例子是在電報處服務的日記,看了幾篇你彷彿參與了他的過去,今天因為電報要來,有眷屬在這裡等,因此他不能回家必須留守等,歷歷在目;而最後一個攝影集更直觀了,你透過影像直接回到那個年代,不過有趣的是,攝影集中還有可能因為你的立場你的思想而看到不同的角度。編劇說他翻閱到一本左派份子兒子的攝影集,和另一本美軍拍攝的紀錄攝影,同一個拉黃包車的畫面。一個可能表現出的勞力那受苦的一面,另一個角度可能是這些貴夫人的榮華富貴。

  除此之外,編劇也分享空軍背景有多難拍,每一個文字中帥氣的描述,實際操作起來,讓不是飛行員的他和導演根本不知道如何拍攝。所以才需要現役飛官金教官的幫忙,但是金教官也也不是當年的飛行員,所以他也透過史料的收集和訪問協助建立起歷史……包括帥氣的飛機模型、飛官服裝、飛行姿勢等。

現役軍官/金教官

 聽完這些,我就懂為什麼一開頭曹瑞原導演就要說寫完拍完這部劇他們都死過一次了。

  導讀會除了導演和編劇文學改編的分享,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洪夫人講的故事,兩集播映完畢,主持人邀請洪夫人簡單發表感想。洪夫人一開口感覺有滔滔不絕的感想想跟大家分享。重複了兩次「我們當時就是影片那樣,」彷彿《一把青》片段又讓她回憶起當年身為空軍眷屬的心情。洪夫人說雖然她沒有像片中的小白情緒崩潰地亂砸東西,可當年情緒都是相當緊繃的,任何一個眼神一個不尋常的行為,都會讓這些女人認為是不是丈夫出意外而發神經。

  洪夫人輕輕帶過,當年每周一五他們(空軍)都會飛回來,有一天他們該回來的日子,她在家中做菜。隔壁鄰居太太突然在她門口喊了她一聲,她出門張望,太太卻不見了,她的第一直覺就是「是不是我先生出事了?」,心中的忐忑不安迅速累積成眼淚,她邊哭喊邊跑到路上、跑到鄰居太太的家,想著是不是輪到她了,卻在街頭看見先生開著車回來,兩人相擁而泣。後來洪太太說她很幸運的她的先生沒事,沒有在打仗中犧牲,也提及當年他們是勞軍認識的,而且她先生是「開飛機」來追她的,一系列浪漫情事。透過洪夫人的分享,不自覺把小朱青和郭軫的年輕形象套到她身上。

朱青原型/洪夫人

  整個座談會除了搶先看了兩集《一把青》,真的體會到了這個文學改編創作孵化的用心過程好像也上了一堂課,還有洪夫人的小故事更讓我像是看到了小說中的朱青一般。這短短三個小時很值得。

「好想看下一集阿!」

我想這也是大家最後共同的感想。

12/19晚上就要播映了,雖然看了一二集,但我想我會在電視機前再收看一次吧!到時再來說說改編後的劇情和角色。


公視頻道 12月19日起,週六 晚間9點至11點 播出,一次播兩集

公視HD頻道 12月24日起,週四、週五 晚間9點至10點 播出


一把青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tsaofilms187/

一把青網站

http://atouchofgreen.fanily.tw/


後記

  能夠參與《一把青》的搶先看以及與導演編劇的導讀會的機緣,源於我在十年前分享了一篇白先勇老師《臺北人》的閱讀心得,因為這本書的經典,使得我這篇心得文一直有固定的點閱率。多人關注以後我曾經懷疑過我這種拙劣的文筆,還公開寫著白老師的心得會不會把這本書的層次給拉低了?但是另一個念頭卻想著,雖然我不是什麼文字工作者,也不是多深厚的文科背景了不起就是學測的時候國文還可以,但我喜歡這本書,那麼也許以我的角度也能讓更多人來看有一些共鳴,那也就夠了,所以並沒有修正也沒有移除這篇文章。

  雖然大學念的是傳播,寫過小說編過劇本畫過分鏡也拍過獨立製作的小影片,但進入研究所之後,那些好像成為我過去的一部分。想想能夠單純的分享一本書或是電影展覽的心得,也是單純簡單的一件事。當一個文青,喔,久違的文青。想到現在的工程師身分,再回到文青,就不免讓我想到大三那年一天同時修著資工系的程式設計,和美術系的美學。上上課還好當作調整心靈,覺得很不錯,期末考的時候就痛苦了。前一個晚上同時準備練習程式要怎麼寫,一邊又在靈光乍現的名詞解釋,我讀都讀不透的社會學理論,人格非常分裂。

  但現在看來又是一種很衝突卻有懷念的過去。所以,這一次在堡壘咖啡作個文青的座談會,讓我很開心呢。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