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危險心靈的書,我了解到為什麼阿山會說覺得有點沒意義,應該是書的後面著重於”所謂的大人”將事情延伸後那些對事情本身沒有幫助,和作出這些抗爭以後卻還是轉學靜靜地完成他的學業,真的要質疑:當初到底爭的是什麼?

卡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